閱享閣 > 仙俠小說 > 清風化塵錄 > 濃雲驟雨卷(二十六) 悠然烹茶

    測試廣告1                  蕭橫岳憶起當年,悶下一口米酒,長吁口氣。一筆閣 www.yibige.com 更多好看小說「你師娘後來還分析了下,當初為啥找一群江湖人,沒派兵……可惜讓俺給忘了。」蕭橫岳摸摸後腦。

    「三衙只管掌兵,樞密院只管派兵,樞密院和他們關係疏遠,而軍司又是和蕭家親近,自然調不出軍隊。」韓菱香說着,幽怨地看了蕭橫岳一眼。檀口輕啟,嘆了口氣。

    「將門之家,多多少少了解下朝政嘛!」說罷給了蕭橫岳一個白眼。

    「嘿嘿嘿,夫人說得對——」

    片刻後,諸人酒足飯飽,韓菱香拿出繡巾擦擦嘴,蕭橫岳拍拍肚子。蕭二郎和方旭仰在椅子上,唯有胡渭筷子不停,往嘴裏塞着肉丁。

    「丁北雲那孩子……」韓菱香放下瓷杯,眉頭一皺,目如一潭秋水。「此事也儘是蹊蹺……」

    「蹊蹺?」

    「嗯……近日官府徹查華山,以搜查重犯丁北云為名,逮捕十餘人,和華山牽扯的堂口悉數監查。可是如你所說,如果官府已經逼死了丁北雲……」

    飯桌氣氛一凝。

    「這明擺衝着華山來的啊!」胡渭筷子一放,一邊說着一邊嚼。

    「這官府爭鬥,何必牽扯江湖呢?」方旭不解。

    韓菱香淡淡到「沒那麼簡單,朝廷里兵將輪換,除了幾個大將可以少有幾隊親兵,大都是卒不識將,將不識卒。」

    「那……江湖就成了積蓄力量的幌子……」蕭二郎恍然大悟。

    「遠不僅如此,照理說這早已是常態,因江湖不測頗多,倒也難成風浪。更是少有勢力明面介入江湖。只怕……」說罷韓菱香頷首,柳眉禁皺。

    「只怕太平不久咯」蕭橫岳打個哈欠。「要我看,捭闔兵家那群貨色肯定也來摻和了,鳳州那事乾的明目張胆,整不好就是要撕破臉了。老傢伙要倒霉嘍……」

    說着蕭橫岳直起身板着手指頭細數起來。「兵家三派捭闔兵家,鎮中兵家,游離兵家,在算上朝里幾個文臣各有算盤……趁早和俺一樣隱居吧,小崽子們!」

    韓菱香輕輕搖搖頭,「小侄暫且先和大伯學一學武藝,等稍有所成速速回府,繼承你父親衣缽。風雲突變,蕭將軍一死,不知多少眼睛盯着你呢!」

    蕭橫岳笑呵呵地看着方旭「瓷娃娃,我看你倒也有點資質。劍我使的不行,我回頭給你介紹去泰山,那周老頭和我有點交情。」。

    「小的就此謝過大伯!」說罷方旭激動的就要行扣首大禮,蕭橫岳趕忙扶起來。

    胡渭一咧嘴「那個……嘿嘿,嫂嫂,我也沒啥追求,不追求一官半職,你看……能不能看這案底幫忙洗洗唄……」

    韓菱香目光一沉,饒有趣味地盯着胡渭,盯得胡渭只感覺渾身發毛,感覺目光銳利的直刺心底。「你嘛……小滑頭,我想你也已然有了打算,不是嗎?」

    「是……」胡渭只覺得這女人極其恐怖,明明隱居在此,消息靈通的像是有聽風竊音的本事,完全藏不住秘密啊。

    胸口李穎的信函只感覺更重了。胡渭暗道,女人真是越漂亮越恐怖啊……

    說完韓菱香又恢復一幅雍容華貴的模樣,笑呵呵的依偎在蕭橫岳懷裏,閉起眼,神情恬然幸福。

    方旭一瞬,倒是也略懂槍神蕭橫岳為何放下名利隱居草野了……

    。測試廣告2

相鄰: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