測試廣告1                  老丞相一身素衣,牽着一個十餘歲的小娃兒。道友閣  www.daoyouge.com撐着梨花木仗,顫顫巍巍上荒山。

    人老不講筋骨為能,十步一喘,幾次險些滑下山。泥路曲曲彎彎,縈繞在這山巒之上,目所能及之處只有鬱鬱蒼蒼的密林。崴了腳他也不言語,額頭上細密一層汗,活像將死還在耕地的老牛。

    晌午翻到山後,用木仗撥開繁枝密葉。勉強擠進一條明滅難辨的小路,前面一片空地,一個小墳包已然長出細密的雜草。老人哆嗦地一根根拔乾淨,體力不支,癱坐在墳前。腰間解下一酒囊,揚手倒半囊在墳前,再把酒囊送到嘴邊,猛喝兩口,嗆得直咳嗽。

    老人目光無神,死人一般看着墓碑,時不時抿口酒。小娃娃心疼爺爺,再看着墓碑,輕生到。

    「爺爺,他是您很重要的人嗎?」

    「嗯,磕頭的把兄弟。」

    「他…………怎麼死的呀?」

    「被……我們害死的……老夫………老夫…加害於他。」

    「他…………是奸賊嗎?」

    「非也……哪像那群老東西,個個老而無能,耳聾眼花,竊位苟祿,他啊,忠良啊,一桿槍橫那,那群倭寇哪個不怕。唉……」

    「那……為何葬在荒山野嶺,連個靈座都沒有?」

    「哼,因為他傻。頸上頂個豬頭都比他聰明。誒…………朝廷都爛透了,蠹眾木折&nbp;隙大牆壞。還保,還保……今天救下的老賊明日告他御狀…………哪有罪名啊,上下嘴皮一碰,憑空安個死罪。活該傻死,草木愚夫……咳咳咳……咳!」

    「爺爺您慢點………爺爺,當年……也像現在一樣……戰火連天嗎?」

    「爺爺那陣子…………有岳鵬舉,還有他,我二弟。不是爺爺吹,你借完顏老賊個膽子,給他五十萬天兵你看他能不能打過來!」

    「爺爺,你們倆當時也是一代豪傑呀。」

    「還有個,還有個老三,草木俱朽。來時小道下山,老而老道上山。除了能打架,別的啥都不行。可你就看……混的好的…………就個他了…有福啊…來時孑然一身,走了也一無所有,倒是什麼也沒失去……」

    「爺爺……只有你祭奠那幾個兄弟吧……」

    「嗯……你二爺貪酒,這寒食節,都沒個掃墓的……也沒人陪他說說話……老夫來陪他喝幾杯……老夫……自己也在糊塗,這老夫究竟是想那幾個弟兄…………還是那個意氣風發的時代呢。」

    。測試廣告2

相鄰: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