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享閣 > 仙俠小說 > 清風化塵錄 > 濃雲驟雨卷(二十五)他日舊談(肆)

    測試廣告1                  湧向三樓的人潮開始迂迴,看着眼前手戮數人的血人屹立在走廊之上,遙隔數尺都覺得血腥味刺鼻。伏魔府 www.fumofu.com蕭橫岳犼一般凶煞的眼光一掃,前排的亡命徒不由後退幾步。

    只聽說韓家小妮子帶個丫鬟出來,這瘟神哪來的?當初幾個猴急想要賞金的亡命徒,現在的腦袋還在地上滾。

    「狗奴遭瘟的,能打是吧,我們這幾百號人,耗都耗死你這狗娘養的!」人群里叫罵起來,不過真正再敢上去的愣頭可沒幾個了。蕭橫岳微微一動,前排的幾個腿肚子都顫了顫。

    「唧唧——」不知何處飛來一隻五色鶬,玲瓏小巧,煞是好看。小鶬飛到三樓,在眾人頭上繞了幾圈,盤旋幾圈飛進屋子,輕輕落在韓菱香肩頭,歪歪小腦袋蹭着韓菱香的脖頸。

    韓菱香摸一摸鶬背,這才鬆口氣,眼角濕潤了起來,忍聲嗚咽。

    拔刃張弩的氣氛稍稍一緩,可下一瞬,空氣又凝固起來,人群中傳來幾聲顫音「這……是不是……陰司鶬啊?」

    「陰司鶬?!」人群沸騰起來,「那玩意來了?」「娘的邪門了!」「遭血霉了!」

    這時候,小鶬再次飛起,俯衝到樓下,穩穩落在門口一個黑袍客的肩頭。

    那人環顧一周,小鶬脆鳴幾聲。那人聽罷,拔出背後的橫刀,直奔三樓衝殺來。

    「蒼叔!」韓菱香委屈地啜泣起來,抽抽搭搭,如雨打梨花一般。

    可苦了二樓亡命徒了,前面蕭橫岳一個赤膀血鬼,身後一個「羅酆鬼」。哪還有戰意,趕忙鑽進最近的客房裏,生怕慢了一步變成亡魂。

    蕭橫岳見狀,護着二女,提着最後一口氣一路向下衝殺。等邁出門檻那一刻,蕭橫岳鬆了口氣,身子一軟,眼一黑不省人事。

    如被黑水浸沒。不知多久,蕭橫岳終於能感知到了身體的存在,可是用盡力氣,才能勉強微微動一下手指。又過了許久,蕭橫岳終於把眼睛抬起一條縫,勉強撕開黑暗,透進一抹光亮。

    蕭橫岳強撐着坐起身來,目眩,刺痛,酸軟一同刺入他的身體。蕭橫岳咬着牙,低頭看到傷口已經被綾羅布條簡單包紮,長吁了口氣,再晃一晃昏沉的頭,勉強打量四周。

    這是個家徒四壁的茅屋,房頂幾個大洞,撒下一片陽光;灶台結了蛛網。蕭橫岳喊了幾聲,只聽到陣陣回聲。

    蕭橫岳起身,覺得口乾舌燥,喉頭乾裂,只想去找水。回頭時,發現自己身下的草蓆上幾個秀氣的血字「且回府去」。

    蕭橫岳反覆咀嚼這幾個字,扶着牆走出茅屋,四處張望。目所能及處皆是荒蕪,不見一個活物。十幾處人家門戶大開,屋內蒙上一層厚厚的土灰。隱約可見幾處田地早已雜草叢生。

    且……回府去?

    蕭橫岳慢步到村口,撣開石碑,勉強認出「穆家村」。突然,腳下一軟被絆倒在地。蕭橫岳定睛一看,眼前一具屍體,應該就是替自己解圍的那個黑袍俠。

    屍體身中數刀,看不出人樣,已經僵了很久。蕭橫岳順勢在地上一坐,卻被硬物硌得生疼。他一摸腰間,摸出了那塊碧璽佩。

    韓菱香……蕭橫岳死死握住佩,稜角劃破手心也毫無知覺。

    誰要抓韓菱香?她在哪?為什麼把我帶到這?為什麼客棧會有如此伏兵?一瞬疑惑湧上心頭,激起陣陣頭痛。眼前愈發暈眩,閃過幾個片段。

    印象里,隱約記得菱香在抱着自己,又好像………

    蕭橫岳心底竄出一絲怒火,恨起韓菱香的不辭而別,又擔心起她的安危。七情交融混雜,蕭橫岳一時背過氣去,眼前一暈跌倒在地。

    深呼吸幾口,蕭橫岳躺在地上望着天空,滿心愴然。

    躺到暮色蒼茫時,忽然聽到遠處有馬匹行軍聲,引得地面震顫,側頭一望,數點火光,星海一般的火把染紅了地平線。片刻,一個老將軍率一眾烏甲鐵騎

    來到蕭橫岳面前。

    蕭橫岳定睛一看,趕忙起身拍拍土,起身上前「爹!」

    十幾年不見,老父親鬢髮已經斑白,到了回家時間,蕭橫岳卻杳無音信。傳言小兒子瀛洲客棧一戰生死未卜,可急煞了老人家,親自率親兵四處找尋。

    「爹……」蕭橫岳哽咽着。老人家徹夜不得安睡,眼窩深暗,面色蠟黃了不少。印象里的鬍鬚半邊花白,泰山般雄姿終是多了幾分佝僂。

 

相鄰: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