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享閣 > 仙俠小說 > 清風化塵錄 > 濃雲驟雨卷(二十四)他日舊談(叄)

    測試廣告1                  一月後正是艷陽天,幾抹素雲高懸蒼穹。讀書都 m.dushudu.com太守府外一輛槐木馬車,車上細雕青蓮紋,又有漆染彩繪,華麗非凡。拉車的是兩匹赤色良駒。

    韓菱香提起衣擺,小心翼翼坐上馬車,輕輕點頭示意,便放下了帘子。車夫吆喝一聲,駕車前行。

    蕭橫岳飛身上馬,一提韁繩,緩緩並行在馬車旁。白馬昂首碎步,蕭橫岳隨着微微搖晃。

    蕭橫岳更喜歡自己騎馬,就喜歡那種山高路闊的自在,拘束在馬車裏總是難以言喻的煩悶。橫岳騎馬觀境之餘,有意無意瞟一眼車簾。雖少了揚鞭縱馬的豪意,卻有了另一番風味。

    快意春風,萬里相迎。夏景繁盛,九州飛花。

    一路走走停停,天色漸晚。金霞換了熾日。韓菱香一行人來到瀛洲客棧歇腳。

    蕭橫岳下馬掀開車簾,扶着韓菱香下了車便牽着馬去後院餵草料。丫鬟茗兒小跑進店門去問房間。

    蕭橫岳坐在石頭上伸個懶腰,聽着馬咀嚼草料的聲音。店後的湖面水波瀲灩,迎着夕陽泛着細碎金光。蕭橫岳不由一笑,取出酒葫蘆仰頭一飲而盡,用袖子一抹嘴,大跨步走入店中。

    瀛洲客棧是方圓百里最大的酒家,氣派無比。大堂十分寬敞,內飾富麗堂皇,旁側假山流水,綴點几几株碧草。繞過大堂則是散座。樓上有店房、雅間。

    此刻丫鬟和韓菱香正在櫃枱前,愁眉不展。「掌柜的,我們出五倍的價。」茗兒急得跺腳。「哎呀姑奶奶,小的也沒辦法,就這一間房了。」

    「這…………」韓菱香低頭皺眉,一時沒了辦法。

    此時蕭橫岳闊步走來,剛剛談話已然聽的清清楚楚。「啊……沒事,我就在大堂椅子上挨一晚。韓姑娘你和茗兒一間。」蕭橫岳摸摸頭,大咧咧說到。

    「蕭公子,這怎的合適……」韓菱香焦急說到,話未說完,蕭橫岳一擺手「這算啥,有大堂睡不錯啦,要以後出征,搞不好還席地而睡,不如大堂嘞!」

    話已至此,韓菱香只得點點頭,目光脈脈「那隻得苦了公子了。」

    入夜三更,韓菱香想起蕭橫岳,翻來覆去睡不着,輕輕推了下身側的丫鬟。「茗兒,茗兒?」茗兒睜開惺忪的雙眼。

    「好茗兒,蕭公子在大堂,夜裏風寒。我怕受了凍,你去代我送件袍子讓他披上,可好?」

    「噗嗤」茗兒一樂,嘴上答到「好好好,茗兒這就去起身送衣服。」心想,這夏天能冷到哪去?人家蕭橫岳壯碩的像個大獅子,能怕這點冷?

    隨即茗兒腦中浮現出蕭橫岳披着女式袍子的滑稽樣子,不由笑出了聲。

    茗兒下樓,看着鼾聲如雷的蕭橫岳,搖搖頭,輕輕披上袍子。等再回到樓上,剛剛推開房門,茗兒瞳孔一縮,驚叫一聲「媽啊!」

    這一嗓子又尖又響。蕭橫岳被一聲驚醒,還沒反應過來發生了何事,下意識起身提起布包的長槍,踩着樓梯扶手四步竄上了三樓。

    剛到三樓就看到茗兒趴在地上掙扎着後退,身後一個大漢舉刀就要把茗兒劈成兩截。

    「呔!」蕭橫岳豹眼一瞪,聲震如雷!

    那大漢被嚇得一怔,再一轉頭就看見細長布包直奔自己腦袋砸來。大漢只得變招砍向布包。

    「欻啦」一聲,布包被刀刃撕開,露出長槍。一個瞬息間蕭橫岳已然飛身而來,凌空接過長槍,一刺扎了那個大漢個透心涼。

    血噴涌而出,濺了茗兒一身。茗兒嚇傻了,直愣愣的一聲不吭。

    蕭橫岳心急如焚,趕忙看向屋內。屋子裏一個壯漢,正扛起失去意識的韓菱香。

    那人腰間的四方銅錘極重,再加上肩膀扛着個人,再好的身手也遲緩了起來。壯漢也無心戀戰,只想翻窗遁逃。

    他遲緩,蕭橫岳的長槍可疾如風雷。

    長槍從後心貫穿而入,從前胸口穿出數寸有餘。白桿槍霎時染成紅色。

    蕭橫岳從屍體肩上抱下韓菱香,一探鼻息,這才鬆口氣。

    走廊上「啪啪啪啪」無數房門破開,裏面衝出各色江湖人士,武器各異。直奔這間房殺來。

    茗兒嚇得哭出了聲。蕭橫岳輕輕抱起韓菱香,放在床上,再一把拉來茗兒。自己走到屋外,帶上門。蕭橫岳看着走廊兩邊湧來的人流,眼睛一瞪,長槍一橫。

    蕭橫岳粗的一打量,這

相鄰: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