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享閣 > 仙俠小說 > 清風化塵錄 > 濃雲驟雨卷(二十一) 他日舊談(壹)

    測試廣告1                  幾十年前,蕭橫岳十歲出頭,愛好逞兇鬥狠。愛字閣 m.aizige.com又仗着自己是蕭家公子,天生神力,行事霸道驕橫。曾因酒家的酒中摻水,就打斷人家的腿,這種事只多不少。民間悄悄傳言,蕭家一家虎將,偏偏出了個瘋狗二兒子。府上也極為頭疼。

    父親不忍心打,就算打,大哥也總是替二弟挨揍,就在全府嬌慣中,橫岳成了一方小霸王。

    一晃,橫岳已經十三歲,身材壯碩,肌肉隆起,像一頭小豹子。就在那天,一陌生的老道士攔住橫岳去路,指名道姓訓斥起來,橫岳只感覺滿臉羞臊,又急又氣,隨即一言不合抄起棍子又要打人。

    那棍呼嘯而下,照着腰間劈來。老道雖然鬚髮皆白,可是居然身法迅捷,斜方抽身一閃,一棍落空。「咻咻咻」又是連點幾棍,老道身法虛幻起來,步伐精妙又恰到好處。

    橫岳自知眼前道士是高手,可是怒火一起,怎能停手?手下又黑又狠。又是接連數棍,都被閃開。橫岳氣急敗壞,心氣一起,長棍掄圓了直奔道士肩膀抽來。

    這次道士側身一閃,一把抓住棍子。抬起一腳把橫岳踹出兩丈遠。蕭橫岳立刻鯉魚打挺起身,一看長棍被奪,拉開架勢,一個墊步,一拳悶來。老道一伸手,就接下了這一直拳。老道手上用力,捏的橫岳拳頭「咔咔」直響。

    蕭橫岳疼得額頭一層細密的汗珠,偏偏咬緊牙關,一聲不吭。老道士一看這孩子倒也是個漢子,火氣也消了幾分。慢慢說到「平日欺人太甚,現在知道疼了?」說着手上力道又重了幾分。

    蕭橫岳只覺得手要炸裂開了,鑽心的疼。張張嘴,硬是沒喊出聲。

    「唉,你說你,蕭家好心收留你,給你吃住。又對你如此嬌慣,你既不知成材回報蕭家,又整日行兇作惡。怎對得起你爹程振?」

    「老頭胡話些什麼!我生就在蕭家,貴為二少爺,休要辱我!」

    「呵呵呵呵,你大可以不信我,不妨回府上打聽打聽,自小為何就你受嬌慣,你兄長為你挨打,家紀森嚴,卻又偏偏不管你?」

    「本少爺年歲小,受關照也是常理,哪需要你這潑皮老道搬弄是非!」蕭橫岳咬牙切齒道

    「我不知道你?你脊柱旁有個胎記,右肩膀有顆痣,是也不是!?」

    蕭橫岳一愣,只覺得脊背發涼。這老道說的一字不差。

    「若是不信你便去到府上問問。看看你到底是不是蕭家種!想明白就來這附近的茶攤找我,我這幾日每天都在。」說着鬆開蕭橫岳的手,一掌推出一丈遠。

    蕭橫岳嘴上罵罵咧咧,從地上爬了起來。謾罵之後也沒心思久留,一路跑回府。等回到府上思緒不寧,心中一股不詳的預感。翻來覆去一夜未眠。

    第二天,蕭橫岳找來了老管家蕭殷。蕭殷一頭白髮,做了幾十年的管家。雖然僅僅是管家,但小一輩的人都很敬重他,敬稱為「老哥哥」。蕭殷為人老實忠厚,對蕭府忠心耿耿。蕭殷怕孩子受苦挨打。沒少幫着孩子說好話。

    蕭殷自從被蕭家家主救起,跟着蕭家風裏來雨里去,從少僕人一路變成一頭白髮的老僕。早就被府上看成家裏的成員。

    蕭橫岳雖然蠻橫,但是也蠻敬重老管家。他把老管家悄悄拉到後院,悄聲問道「老哥哥,問個事,你可要如實和我說哈。」

    「肯定肯定,二少爺有啥吩咐,老奴一定知無不言……」

    「那個……老哥哥,我到底是不是蕭家親生的啊?」蕭殷一聽一愣,支支吾吾半天。好一會才緩過來,四周看了看沒人,趕忙說「二少爺你可別瞎說,哪聽的風言風語。您就是蕭家二少爺,親生的。」

    「老哥哥你沒騙我?」蕭橫岳目光如電,死死盯着老管家,一把抓過老管家手腕。老管家被盯的渾身發毛,眼光避開蕭橫岳,忙說「肯定真的,您先鬆手,放過我這把老骨頭吧,人老了不中用。禁不住您捏啊。」

    蕭橫岳趕忙鬆手「好,啊呀,老哥哥對不住了,您看我這一急,沒傷着吧?」

    蕭殷活動着手腕「沒事沒事,唉,少爺啊,您千萬別瞎想,老奴親眼看着你和大少爺長大的,蕭府就是你家,千萬別瞎想。外面流言風語信不得,信不得呀……」&nbp;蕭橫岳趕忙應下。

    「哦對了老哥哥,這散佈流言之人,我必好好整治他一番,今天你我的話千萬別說出去,不然大家可都說我忘祖了。」

  

相鄰: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