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享閣 > 仙俠小說 > 清風化塵錄 > 序卷:乾: 無名劍

    測試廣告1                  說的那宣和年間,趙佶皇帝坐殿登基。筆神閣 bishenge.com

    秦嶺一山里,藏了個道觀。偏偏坐落在深林野叢中,道觀不大,住着一老道,一小道。

    說着道觀也怪。按理這觀里應該供着元始天尊,靈寶天尊,道德天尊幾尊神,再供上列子莊子等祖師。這觀倒是怪了,老子列子莊子像倒是有,這並列供的卻是伏羲孔子。

    小道也不明白緣由,一問老道,老道總是眯眯眼,捋着鬍鬚,慢悠悠搖頭晃腦道「這孔夫子創了《易傳》,你這劍法啊,八卦之理啊,可少不了夫子,唉,休說什麼道不同,出家世外求理為上,認理,咱可不認人哦。」

    您說怪不怪?這還沒完,這道觀功夫也怪。

    這道觀練的那六十四劍綱,皆是按先天八卦後天八卦推演而來。可這天下劍理卻皆可融入其中,沒劍譜,這八卦圖就算是劍譜了,求意不求招。按老道的話說,這劍法僅是為綱。他人劍法都可融入其中,閱歷越高,年歲越長,這劍法越是精妙,說的是本觀劍術,融的可是天下奇劍之所長。

    這規矩啊,可就更怪了。

    別的道觀講究個香火旺盛,坐下弟子無數。這派只講個緣字,一代,最多不過倆人。別人出世,這觀可好,每一代須入世。老道又有說的了,「不入世怎知超脫?出家,須四通,首先要「手腳通」,什麼意思?說這須手腳有力,可獨步凡塵,威武而不逼人,歷練先需明哲保身。眼耳通,能知四方變化,聽葉落,看水波。第三就是「靈明」通,講的是要聰慧。最後一個「心神」通…………」老道不解釋了。說的是須入紅塵,自己體會那神通奧妙。

    這日,小道辭別師傅下山歷練。平日賣些山柴野味倒是攢了些銀兩。帶上鎮觀的劍,油紙里三層外三層一包,外裹青布。包裹里再裝上幾件換洗的衣服。

    看看小道,長的白淨,小眼細眉。像個瓷娃娃。看着像十五六歲,年紀雖小,身形勻稱健碩,一抱佛塵還有點仙風道骨的意味。活像神話里的小仙童。

    這齣山的路還挺難走,都是山野樵夫留下的小路,有的還被草木封住了。不過難不住小道。只聽「擦擦擦」腳尖一點灌木叢,躍起二尺有餘,再一踩樹幹,竄出數丈之遠。左右蹬着樹幹翩然而去,身形如秋葉虛渺從容,腳下速度卻又如風似電。穿過集市掠過人家。半日後就到了這鳳州門前。

    說那鳳州城牆,乍一看像那山嶽峰巒,擎天而立。小道這可開心了,心說不愧是大城,那山下零星小鎮子哪有這等威風。

    進城買倆燒餅一面啃,一面路上東瞅瞅西看看,吃過東街的俊糖人,賞了西大街的花燈籠,再嘗嘗那北大街熱氣騰騰的糯米糕。一時覺得此地有如仙境一般。

    吃了點東西,擠過鬧市。找了個茶攤坐下喝口茶。開始盤算起來。坐山吃空不是辦法,雖然出山銀兩帶了不少,但也總要討個生計。幹啥,紅白做個法事?畫符算算風水?轉念一想不行,十幾年拜師學藝,懂得讀書識字,略通劍術,可這算風水,那可真是一竅不通。腦子想着,小眼睛就往鋪子外面瞧。

    這小道就一眼瞟到了一群衣着光鮮的官爺,腰間一把長刀入鞘,好看的緊。好,當官不行咱當個鏢客。別看小道年歲不大,這本事可不小。想着就開始打量起那幾個當官的。

    這習武的和咱看人不一樣,咱看人先看臉,自上而下。可這習武的看人可就不一樣了。他從下往上看

    。

    看什麼?看腳,看步伐。當官的四方步。但是力道不足。同樣輕步子的還有書生,老農邁步不大。但是很紮實,多年務農,這邁步也是一種朝九晚五的風味。就是練武的那也不一樣,將門世家,講就腳下發力,從小腿到腰間,再到膀臂。大喝一聲再一揮兵器渾身上下力灌一處,可謂是石破天驚,戰場上什麼盔什麼甲,都能打的通透。小道這種功法講究腳下輕靈精巧,閃轉騰挪皆有分寸。腰間發力,腳下步伐玄妙,講就一個巧。

    看完喝完,小道起身開了包袱,本來嘴邊出口的是「店家結賬。」結果餘光一掃街上,咯噔一下,心中一凜。說到,「店家,再來一碗」。說罷重新坐下端起碗看着街,眼睛一眯,小眼睛成了一條縫,仔細一看能看得到目露精光。

    不應該,小道心想,城裏,怎能出現這種光景?

    。測試廣告2

相鄰: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