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享閣 > 仙俠小說 > 清風化塵錄 > 濃雲驟雨卷(十七) 夢魘時分

    測試廣告1                  方旭胡渭二人聽完丁北雲的遭遇氣的心血翻湧。一筆閣 www.yibige.com突然方旭閉眼一聽了一陣,猛然捏住胡渭肩膀,慢慢湊過去,低聲說「房上有人。」

    胡渭一激靈,心說還好方旭在場,有人上房走瓦的聲音居然比起老鼠都輕,居然自己一點聲響都沒聽到。

    丁北雲一看二人表情一僵,疑狐地想要問清緣由。忽然方旭一拔腰間的九歌,轉身反手橫在身前,「叮叮叮」幾聲清脆的碰撞聲,幾枚燕尾鏢被格擋下來。那飛刀在窗紙上穿了幾個窟窿。

    方旭踏地竄出,持劍飛身到門外,環顧四周。身後房頂上,眼前院裏共兩個身穿黑色鷹武袍的鷹武衛,二人身形極度瘦弱,如餓死鬼一般。此刻胡渭也跑了出來,手心裏藏了幾片柳葉鏢,

    「哈哈哈哈好,不愧是方道長,鳳州一別多日不見,近來可好?」人未至,聲音先遠遠飄來。片刻,李穎輕搖鐵扇負手而來。身邊圍了十幾名虎武衛,身畔站着個白面劍客。

    胡渭見到李穎,神色複雜,說不上心裏什麼個滋味。

    「能接下索命鬼的偷襲,方道長,不知師出何門?」李穎莞爾。

    此刻丁北雲也從屋裏走了出來,面色蒼白,但好歹有了些許血色。丁北雲一皺眉「沒想到真是閻羅二鬼,我還真以為你們兩人早就命斷懸崖,見了真閻王。」

    胡渭側過頭,低聲問「我說老丁,那個什麼什麼鬼的啥來頭啊。」

    丁北雲低聲回答「早年江湖上的二怪。家師曾除魔衛道,最後逼得二鬼跳崖自盡,沒想到這都不死。二鬼生平殺孽無數。索命鬼一手暗器,百步穿楊,追魂鬼善用雙匕,號稱三步絕殺。在下險些成了這些人的刀下亡魂。」

    胡渭聽了腳下都有點站不穩。丁北雲江湖名為「華山劍」,素有小掌門之稱。年輕一輩里可謂是獨步天下,就算和老一輩怪物硬碰硬也有一戰之力。如果他都差點被害死,那自己也就是湊數的。

    突然胡渭有點後悔,自己閒得慌救什麼人啊,這下全完了,逞英雄小命都要沒了。

    胡渭又往前蹭了兩步,頭一歪湊到方旭面前「老方,你行不?咱三是不是今天要撂這兒了?」

    方旭也沒底,此刻心亂如麻。剛剛接下幾鏢已然感覺虎口發酸。自己比起丁北雲遜色不少,若是丁北雲都險些喪命,自己恐怕也是凶多吉少。隨即方旭給了個胡渭一個白眼。

    李穎旁邊的白面劍客「咯咯咯」詭異一笑,慢慢走到前面。「還以為誰呢,兩個嘍囉,一個華山劍。小爺用的着這麼興師動眾嘛?」

    李穎玩興大發,說到「穆缺,陪這位『華山劍』過兩手,小爺我看看你這『劍魔』是不是徒負盛名。」

    「咯咯咯咯咯咯」劍魔穆缺笑得更瘮人了。緩緩抽出一把雪白短劍。劍一出鞘,眾人只感覺心頭壓抑三分,空氣里都有了幾分血液的腥甜味。一股濃烈的煞氣瀰漫開來。

    「勝邪劍劍主,穆缺,請您~賜教。咕咕咯咯咯……」穆缺一歪頭,眼睛一瞪,半蹲在院中。

    丁北雲暗道不好,穆缺他可聽聞已久。早年神志到還算正常,練得是飲生血的邪功,殺人如麻。隨着功力深厚,漸漸淪為不人不鬼的怪物。曾與峨眉六絕師太大戰一天一夜,被打入河中生死未卜。

    丁北雲不敢怠慢,氣運丹田。左臂身前虛按,右手負劍於身後,一式「千仞峰巒」,人如翩翩青鳥一般,英姿雄發。內運華山「三和太玄」功,內力渾厚,流於周身。

    胡渭從左手袖口裏摸出幾丸蒺藜火球和毒藥煙球。就準備找準時機下黑手。

    方旭則持劍守在四周,緊緊提防閻羅二鬼和李穎周圍的虎武衛。

    血戰一觸即發。

    。測試廣告2

相鄰: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