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享閣 > 仙俠小說 > 清風化塵錄 > 濃雲驟雨卷(十六) 殘花銷紅

    測試廣告1                  「丁公子又來買花?」她總是笑吟吟的,喜人的雙眸一彎,便能驅散一天的陰霾。筆言閣 biyange.com 更多好看小說

    在那三月的桃林中,微風一拂,粉瓣漫散而下。有幾片搭在姑娘的發梢,姑娘一笑,那花瓣也隨之一抖。

    「丁公子?丁~公~子~」丁北雲這才從失神中恍然過來,隨即臉色一紅,紅過桃花。秋若一看丁北雲羞臊失態的樣子,噗嗤笑出了聲。兩灣淺淺的酒窩若隱若現,聲音好聽的像畫眉。

    「我……來買花……」丁北雲羞臊的不敢再看姑娘的眼睛,卻又時不時偷瞄姑娘的眉目。秋若笑得花枝亂顫,指尖輕撩鬢角,轉身搬來幾個花盆。

    「公子來過目一下,這盆是爹爹種的虞美人,這盆是風鈴花,這盆呢~是報春花……」丁北雲湊過身來看着花,只覺得芬芳撲鼻,不知是三月的爛漫花香,還是姑娘身上獨有的香氣。望着姑娘的側臉,丁北雲覺得飄飄然,一股甘甜滋味瀰漫在心裏。

    此刻的丁北雲只覺得醉入其中,烈酒都顯得淡然如水。花名早忘的九霄雲外,眼裏只見到一株最美的花———張秋若。

    越看越出神,突然有個古怪的念頭是漂亮女孩子在賣花,還是賣花的女孩都漂亮呢?

    「丁公子?」張秋若眨了眨大眼睛。

    「呃……啊!好花好花…我我要那盆……桃花………」回過神的丁北雲臉更紅了,直怪自己人蠢嘴笨。

    「哈哈哈公子要買這片桃林嗎?噗哈哈哈」張秋若笑了好一陣。笑的丁北雲又羞又愛。

    每逢春夏繁花爛漫時,丁北雲都來買花。一買就是三年。門派弟子的住所里就屬丁北雲的屋子最雅致。院子裏一圈素雅的小花。總是引得同門的羨慕。殊不知醉翁之意不在酒。每次來下買花,前一天晚上都輾轉難眠。

    「公子既然喜歡桃花,可曾聽過桃花的傳說?」

    「桃花傳說?」

    「嗯嗯,傳說里呀,桃花的花神是春秋楚國息侯的夫人,息侯後來被楚文王打敗。楚文王貪圖息夫人的美色,想要強奪」

    張秋若眼神一軟「息夫人不肯,乘機偷出宮去找息侯,息侯自殺,息夫人也隨之去了。此時正三月,桃花爛漫的時節。大家後來就立祠祭拜,稱息夫人為桃花神。」

    「不過是無能之人罷了,自己的女人都能被奪走,可見息候無能至極。」丁北雲低聲道。

    「噗嗤,那……公子以後會照顧好自己的女人嗎?」

    「那……肯定嘛……以後我就是華山的掌門了,我的女人誰敢欺負……」丁北雲含情脈脈地看着張秋若,嘴裏嘟囔着。

    秋若紅着臉,莞爾一笑。兩人對視,仿佛時間凝滯,世界上只存在彼此。

    花房後面的屋子裏,張老伯看着倆人打情罵俏,也笑了起來。

    突然,丁北雲眼前一暈,桃林化作煙霧散開了。花房也消散了,眼前一切像水中墨一樣化開,再有了意識,眼前還是那片桃林。

    此刻,是第二年春天。桃園無人打點,野草叢生。丁北雲心急如焚,撒開步子疾馳在桃源中,終於再找到桃園裏的花房。房屋已經廢棄了,窗子破了,門板緊閉。

    「啊呀!!」丁北雲一腳蹬開門板,只見屋裏細軟灑落滿地。已經落了一層細灰。丁北雲只覺得血往頭頂涌,連忙跑出桃園,跑到街上逢人就問,可曾見到那賣花的父女。路人只是搖着頭,不搭話。

    終於,丁北雲聽到隔壁茶館的談話。

    「你聽說了嗎?那家賣花的閨女讓李家的狗賊盯上了。」

    「啊呀,啥時候的事兒。」

    「就這個月,說是要老頭用二百兩白銀去贖人,一個月要是沒湊夠………白白淨淨的姑娘可就讓人糟蹋了。」

    「二百兩!?瘋了?!」

    「可不是嘛。老頭花田都賣了,東借西湊也就一百多兩。後來家丁來綁人,老頭不讓,當場就被亂棍打死,血流了一地,不成人形啊……最後屍體麻袋一裝,沉河裏了,跟一條死狗一樣……」

    「簡直畜牲!!」

    「哎哎哎,你說話小點聲,讓人聽見小心你也沉河裏。」

    「唉……那姑娘呢?」

    「能有好?老頭今天上午死的,姑娘中午綁走了,按照那李家狗官的尿性……」

    「唉,什麼世道……」

相鄰: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