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享閣 > 仙俠小說 > 清風化塵錄 > 濃雲驟雨卷(十五) 賊道方圓

    測試廣告1                  胡渭一聽宅府有人敲門,心臟一揪,渾身一縮。燃字閣 www.ranzige.com心想難道衙門知道我這小偷小摸,來抓人了?溜到門口一瞄門縫,有個人癱坐在門口,不像官差。胡渭跳到嗓子眼的心總算是放下了。

    「咔噠」胡渭放下門栓一拉開門定睛一看,嚇得胡渭一哆嗦,心臟漏跳一拍,只覺得渾身血都凝住了。「鬼啊!」胡渭嚇得慘叫聲都走了音。

    就看見門前癱在地上一個血人,渾身全是傷口,血糊了滿臉,看不清模樣。那人試圖擠出一個微笑,嘴角一咧裏面全是血。活脫脫一個千刀萬剮的冤死鬼。

    胡渭腳下一軟「噗通」就跪下了。心說果然傳聞半夜鬼敲門,今天是栽上了。「咚咚咚」磕仨響頭。直喊「您一路走好,小的平生偷點東西絕對沒幹害死您的事,別來找我呀。您若是鳳州我不小心燒死的您找蕭遠山去。」

    胡渭突然覺得不對,燒死鬼不是這樣的,忙改口「如果您是一個月前死街頭那個狗官………呸呸呸,那個官爺您也別找我呀,砍您腦袋的是那個蒙臉的,我給您一鏢的時候您還有氣呢…………」說着「啪啪」給了自己倆耳光。

    丁北雲聽的渾身不自在。趕忙用吃奶的力氣輕聲說「我…………我是活人,救……少俠救命………」說完丁北雲就暈死過去了。

    不是死鬼,胡渭好懸沒嚇暈過去。胡渭頭探出門外一瞅,一看沒其他人,趕忙把人拖進來大門一關,門栓一插。隨後把丁北雲背到後院廂房先安置好。

    還好方旭略通一點醫術,清洗了傷口敷上一層金創藥,簡單包紮一下。處理完天色已經蒙蒙亮了。方旭把玩着從丁北雲身上搜來的一塊腰牌。洗掉一層濃濃的血漿,才看清楚它本來的面貌。

    方旭舉起腰牌,迎着東升的初陽,看到那腰牌上精細刻畫一個陡絕的山峰,山腰處隱隱藏於霧中,絕壁之上有幾棵倒掛的勁松。腰牌背面寫着兩個渾厚雄健的兩個大字華山。

    方旭此刻睡意漸起,向着東方盤膝而坐。看到湖藍色的天幕群星漸隱,遠處紅日初升,熾紅色的光暈瀰漫了整個地平線。

    方旭閉上眼,呼吸悠長不絕。引真氣運到眉心,以此乾宮,緩緩引氣運往周身,氣運心生,順出而流轉。回光內照,真陽漸出,只覺渾身一暖。順氣於胸膛,以此為元宮。氣又散於渾身各處,最終又如百川入海一般,把氣聚集丹田,以此為黃庭。流轉不止,生生不息。

    此刻的方旭已經如一棵樹,一片葉一般,融入周圍環境之中。和其光,同其塵。不一會兒,只覺得神清氣爽,頭腦靈明。

    胡渭收拾完門口院子的血跡就去睡覺了,此刻方旭在院裏打坐,都能隱隱聽到屋內的呼嚕聲。

    胡渭這一覺睡到了日上三竿。睡起來找方旭,居然沒看到樹下那個大活人,當着方旭的面來來回回東西廂房找了半天,終於在樹下看到了打坐的方旭,那樣子仿佛方旭本就在那環境之中,不刻意去找還真看不出來。

    丁北雲還在廂房暈着,沒有緩醒的跡象。

    晌午時分,只門外鬧哄哄的,胡渭趕忙去看。只見一隊官差挨家挨戶進門搜查。細一看,都是紅衣寬襟的捕快。抓自己早上門了,那肯定就是抓那個華山弟子,都是小捕快那這事就好辦,想畢胡渭急忙進府安排。

    「砰砰砰」,門外敲門,胡渭趕忙出門相迎,滿臉堆笑。只見院裏衝進來一隊捕快,捕快一進來就看到門口倆大紅燈籠,張燈結綵的好像家裏在辦喜事。

    為首的大方臉捕快亮了一下搜捕令「官差辦案,搜一下貴宅有沒有私藏逆賊。」

    說完官差一擺手,幾個捕快就要進後院搜。

    「哎哎哎……且慢且慢,官爺您別急」說着胡渭三角眼一眨,「官爺,您別的地方您都能搜,只是這後院的右廂房………」

    「右廂房怎麼了?」

    「唉……」胡渭煞有介事的說道「我家拙荊生了……」

    「就現在?」

    「是啊,接生婆都進去了,夫人疼得渾身冒汗啊。」

    「啊呀……」捕頭眉頭一皺,將信將疑。一想這若是真的,確實麻煩。男女授受不親,人家夫人臨產了進去搜人,不合適。再說這群捕快一個個腰裏別着刀,驚了大的小的,那都挺缺德。

    胡渭從袖子裏拿出一錠銀子,悄悄拉過捕頭的手,塞了進去。

    捕頭一驚「唉唉!你這

相鄰: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