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享閣 > 仙俠小說 > 清風化塵錄 > 濃雲驟雨卷(十四)龍潭虎穴

    測試廣告1                  人群里一聲怒喝「狗官!我這就送你上路!閻王面前告我一狀吧!!」

    只見人群跳出一蒙面劍客,瘦高身材,手持鐵劍。筆言閣 biyange.com 更多好看小說一劈一砍,放倒兩個家丁,直奔公子殺來。那公子反應過來一夾馬腹部剛準備走,「噗」不知道哪來一柳葉鏢從後心穿過,前心穿出。公子摔下馬來,滿口是血,只顧抽搐。那劍客隨即跟上一劍割下那公子的頭。

    此刻胡渭趕忙收拾東西付了銀子帶着方旭翻酒家後院跑了。人運勢來了擋不住,當街殺人都有人頂罪。胡渭感覺走起路都輕快不少。

    另一邊,蒙面劍客把人頭用油布一兜,放在包袱里挎在肩膀上,收劍擠過人群,融進茫茫人海之中。

    過了一個月就是寒食節。天上雲黑壓壓積了一片。冰冷細密的小雨不斷地打在行人身上。蕭索的冷風一吹,只讓人感覺刺骨和悲涼。在一處山溝之中,花叢里有一墳包。墳前一塊白玉碑,上寫「張秋若之墓」。

    墳包上開滿了蝴蝶蘭。花瓣被雨滴砸的四處零落,輕輕覆蓋在墳上。墳前跪着一個瘦高的少年,二十餘歲,五官俊朗。此人正是華山派掌門的大弟子丁北雲。

    此刻丁北雲目光空洞,顫抖着打開身上的包袱,把那狗官人頭擺在墳前。嗚咽一聲再也忍不住哭出了聲,任憑雨水打濕眼角,划過慘白的臉頰吧嗒吧嗒滴落在地上。

    「大仇……已報……可是……心裏還是堵的慌……秋若…,你若有靈,便來夢裏看看我啊……你說你會等我……你說過的啊!!」丁北雲輕輕撫摸石碑,像是摸着戀人的臉,隨後猛得把墓碑抱入懷中,感覺心窩涼得刺痛。眼淚霎時控制不住,只覺得眼前發黑。「秋若……秋若……」丁北雲不斷重複她的名字就像她可以聽到一樣。

    只可惜,終究化為塵土。回應丁北雲的只有雨聲。

    這一跪,就到了傍晚。跪的雙腿再無知覺,一時站不起來。試圖起身的丁北雲一頭歪倒在泥水裏,錘着地,只是哭。等好不容易有了知覺,丁北雲晃晃悠悠站了起來,拖着雙腿,行屍走肉一樣往回漫步,目光空洞,面色如紙。

    一直走到一個小巷,「咻」一聲,丁北雲聽到聲音本能一側身。「叮……」只見地上嵌入一支燕尾鏢。一抬頭,房檐上站着兩個蒙面人,身披黑色武袍,上面銀絲繡着一隻展翅的鷹。

    兩個鷹武衛見一擊未中,再度殺來,其中一個腳尖一踮,從腰間抽出兩把細長匕首,一躍而下朝丁北雲刺來,另一個鷹武衛「咻咻咻」又打出三鏢。

    丁北雲暗道不好,雙腿剛剛恢復知覺,交戰已是勉強,根本無法用輕功脫身。「噠噠噠」丁北雲後退三步閃開雙匕,一個下橋閃開三鏢。一旋身子抽出長劍「鐺」一聲和雙匕磕在一起。

    房檐上的鷹武衛一看丁北雲身手不凡,手指一塞嘴邊,仰起頭一吹哨子。各個小巷跑來一群虎武衛。虎武衛也是黑色戰袍,上繡金色虎嘯紋,周身有臂甲,胸甲,手持長槍砍刀重錘。與鷹武衛的輕盈裝束比,明顯厚重很多。

    轉眼間幾個虎武衛已經殺到身前。丁北雲急忙閃身撤布躲開來勢洶洶的戰錘。然而,身後的斧,旁邊的砍刀也同時攻來。

    丁北雲無愧是華山掌門的大弟子,華山絕學的奧妙早已瞭然於胸。只見他躍起,身子空中一橫,竟從容躲開攔腰斬來的斧,再一扭身那刀貼着他的身側划過,只是切開了衣物。

    丁北雲順勢一腳踢到前人的頸部,借力騰空一劍劃傷右邊與後面的敵人,隨即下落一手撐地,似倒非倒一記「秋風掃葉」直攻左邊虎武衛的下盤。一打四竟然佔了上風。不過,丁北雲精力分散,再也無法估計鷹武衛的偷襲。

    「啊呀!」丁北雲吃痛,一聲慘叫。只見一枚飛刀從左肩扎入。傷口足三寸,幾個喘息的時間左臂就已經鮮血如注。

    丁北雲一平內力,側身滑步閃開錘打斧劈,一腳踹開前面的虎武衛,轉身格擋身後的砍刀,借力後撤,身形如風中落葉,飄開數尺。趕忙往包圍圈外跑。

    跑到巷子口,轉角有虎武衛,房檐有鷹武衛。再逃,還有人追。幸好都是素衣武衛,不如剛剛的黑袍武衛棘手。此刻終於雙腿恢復,丁北雲身影忽虛忽實,跑起來如踩雲端,一個瞬息飄然遠去。

    這一追一跑就到了晚上。丁北雲就算有華山內功的雄渾內力加持也到了極限,此刻只覺得四肢刺痛,腦袋昏昏沉沉。追兵甩了一批又一批,終

相鄰: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