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享閣 > 仙俠小說 > 清風化塵錄 > 濃雲驟雨卷(十二)序引

    測試廣告1                  胡渭這幾個月南下買木材牲口,倒賣到百廢俱興的鳳州,來來回回走幾趟生意居然還真賺到錢了。墨子閣 www.mozige.com本來北方繁華,用胡渭的話說,街上都是銀子在走,只要勤奮去偷,遲早富甲一方。

    可這現在沒幾個月,胡渭眼睛裏全是南方的刺繡錦帛。好一個絕色江南。沒半點蠻荒之相。

    胡渭乾脆也不走了,在恭州有模有樣建了個「胡府」,雇了幾個家丁,自封個「胡員外」。稍一打扮,那錦緞襴衫配上胡渭那尖嘴猴腮臉怎麼看怎麼彆扭。

    方旭則買了個尋常宅院。剛開始胡渭有了豪宅,總和方旭顯擺,那地契都是花邊的。沒幾天就後悔了————偌大宅院就自己和幾個家僕住,冷清的麻雀都不來。好說歹說終於把方旭拉來住了。方旭的小屋呢,只能便宜老鼠蜘蛛了。

    胡渭整日也不閒着,巳時開始出門,又是賣馬,又是開錢莊,在當地也算富甲一方。傍晚就去街上走走,找幾個撞了霉運的行人,順走他們點東西。幾天不偷雞摸狗都感覺荒廢了手藝,晚上照常爬房走屋檐。

    方旭也倒是閒的下,平日院裏練劍。書房裏寫寫畫畫。

    胡員外平日最大的愛好就是拉着方旭去集市,今天買個弦紋瓶,明天買個貫耳瓶。沒幾個月,花瓶、盞托、瓷碗就堆了一柜子。前幾日花十兩銀子買了段緙絲,繡的是一對戲水的鴛鴦,胡員外越看越喜歡,眉看眼笑好幾天。

    要問南方的四月美景,胡員外最喜歡的還是江畔人家。四月天正是養蠶人家繅絲的好時候。到處都能看見女孩子采來蠶蛹,晾曬後加鹽封入罈子。

    甜美的南方姑娘傍晚忙完農活,就喜歡三兩成群,坐在江畔操着軟糯的南方口音一起說着閨房話。一邊說一邊脫去鞋襪,露出纖纖玉足撥弄水花。

    那場面簡直要把胡渭的魂生生勾出來。

    方旭則喜歡茶樓。有時會來說書先生,那些先生把鳳州之戰編成書,把這盪氣迴腸的故事繪聲繪色一講,總能賺不少銀兩。

    胡渭也喜歡聽書,因為江湖名稱「竊雲手」經過這一戰變成「火雲手」了,總感覺自己出身乾淨了很多。

    人的名樹的影,為了契合這個「火雲手」的名號,胡渭專門練了投擲蒺藜火球和毒藥煙球。後來還找鐵匠打了一套柳葉鏢————半年過去,再回憶起鳳州守城扔罐子撇石子,仍覺得無比狼狽。

    蕭二郎經常也和胡渭方旭通一下書信。互報平安。一晃半年,倒也平安無事。

    。測試廣告2

相鄰: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