測試廣告1沒過多久,管家嬤嬤便帶着泡好的歲寒三友來到了廳內,之前跟去小廚房的春心也拿着兩碟子點心來了內廳。筆神閣 bishenge.com

    「剛到小廚房便看到了春心,二夫人教出來的人到底就是伶俐些,說要幫我分擔,你看我手下那幾個蠢笨的,現下不知道躲到哪裏偷懶去了,我呀,自愧不如,倒要向老夫人討罰不可。」

    「嬤嬤謬讚了,春心是個實心眼的,嘴笨又遲鈍,勝在跟我這麼多年,倒還是心細,知道什麼是該做的,什麼是不該做的,很是有本分,所以兒媳喜歡她。」

    「我老了,聽不得什麼罰不罰的,你們各人都有各人的長處,我老咯,府里的事就交給你們年輕人就好,我倒是一味的可以躲懶了。」

    「我沒記錯的話,你身邊這兩丫頭,春蘭和春心,是跟着你陪嫁過來的丫頭吧?」老夫人看着春心和春蘭,「一晃也陪着這麼年了,倒是忠心的,可有婚配啊?」

    春蘭和春心看到老太太發話。連忙跪下回答,「感謝老夫人掛懷,奴婢們都不曾婚配,奴婢們打小跟在小姐身邊長大,自然是要照顧小姐一生一世的。」

    「這倒是真心話,我瞧着你們小姐也是待你們極好的,罷了,我也只是隨意問問,拉拉家常罷了,你們的終身大事,是你們主子定的,都快起來吧,不需要動不動就跪下,倒顯得拘謹了。」老夫人抬手讓春心春蘭都起來,似乎事想起了什麼往事,「說着這些,我倒是想起你剛入王府的時候了。」

    「水蔥似的姑娘,一轉眼,也在侯府待了多年了。」老夫人將手裏的湯婆子往自己懷裏更深的帶了帶,似乎想要更加汲取湯婆子的暖意,管家嬤嬤將歲寒三友放置在老夫人軟塌旁邊的小木桌上,老夫人望着裊裊升起的熱氣,一時間靜默下來,也不知道在思考什麼。

    老夫人一不說話,這廳上便沉默下來,只聽到管家嬤嬤端取茶杯碰撞在小木桌上的叮鈴聲,以及從茶壺裏倒茶出來的嘩啦聲,在寂靜的廳里顯得格外響亮。

    春心趁着遞茶給二夫人的功夫,低聲在她耳邊說,「小姐,祁婆子人的確在小廚房,我去的時候,她正在做雪花酥呢。」

    二夫人手上接過春心給他奉上的茶,朝着她微微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老夫人今天在廳內點的是檀香,是禮佛之人慣愛用的香,絲絲縷縷纏繞在空氣中,混雜着歲寒三友清冽的茶香,倒是意外的好聞。

    二夫人見一時從老夫人這裏套不出什麼話來,便也只好眼觀鼻,鼻觀心的在這裏修身養性的品茶了。

    孫志已經是連續第三天來何敏的宅子了,按照他們之前的約定,他的老婆孩子暫時由他照顧,同時給他幾天的空檔去收拾自己的家產之後便會出京城一直南下。

    自己相隔一段時間就返還一個他的家人,然後一直到揚州,將他的兒子最後還給他。

    。測試廣告2

穆兮兮經典小說:葉薇封慕言  
相鄰: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