測試廣告1太后自然是懵了,完全沒有想到自己隱藏了那麼多的證據都被唐景澤找到了。隨夢小說網 http://m.suimeng.co/

    唐景澤慵懶道:「你以為就你自己是有手段的是嗎?朕……就沒一點防備?任由你動我大齊江山?」

    「你胡說,哀家沒有!先帝子嗣稀薄關哀家何事?你母妃那是她自己該死,怪不了任何人。」太后還在大言不慚的開口。

    唐景州已經忍不住了,那是他兒時的噩夢,哪怕是這麼多年了,他依舊會從夢中驚醒。

    「你當初都已經是皇后了,你要什麼沒有!我母妃不過只是一個貴人的身份,礙着你什麼了?毒婦就是毒婦,何必找藉口。」唐景州忘不了那個雨夜,哪怕眼睛被兄長蒙住,可是那慘叫聲讓他現在想起來都忍不住打了一個哆嗦。

    太后也氣瘋了:「哀家都沒有子嗣,那群女人憑什麼能有孩子?你母妃聯合先帝生下你們兄弟二人,還隱瞞了那麼久,就該死!你們二人還不知道吧,柔貴人死後哀家讓人把她的屍身都挖了出來,丟進了亂葬崗,一個賤人還敢跟哀家玩弄心眼。」

    唐景州聽罷,眼睛都氣紅了。想衝上去卻被唐明忠死死的拉着,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上首的人。

    唐景澤臉色未變,可那放在龍椅上緊握成拳的手泄露了他的內心並不是那麼平靜。

    眾位大臣議論紛紛:

    「毒婦就是毒婦,怎麼說都沒用。」

    「都說最毒婦人心,這次我是真的信了。」

    「這麼一比,我家裏的母老虎倒是溫婉賢良的很啊。」

    「就是就是,起碼不至於如此。」

    唐景澤突然笑了笑:「怎麼?太后以為自己勝券在握了?覺得等到馬將軍兵臨城下就能翻身了?所以毫不猶豫的說了出來?」

    「你,你,你怎麼知道?」太后臉色一變,有些不敢置信的開口。

    唐景澤不慌不忙的道:「若不是馬將軍前日行為不對,朕還真的沒發現,朝中有幾位大臣都是太后的入幕之賓呢。」

    「皇上明鑑啊,臣沒有!」

    「是啊皇上,您也不能只聽這個毒婦的一面之詞啊。」

    眾位大臣一聽這話連忙跪下來道。

    而跟太后有過交際的幾位大臣臉色發白。

    唐景州看了一眼太后道:「就這副模樣?能有多好看?你們真是眼睛瞎的不輕。」

    太后臉色更難看了。

    眾位大臣感覺自己被噎住了。

    尤其是跟太后有過關係的幾位大臣更是感覺自己被內涵了。

    看了一眼太后,又看了一眼上首的君上和三皇子,突然就覺得自己確實瞎的厲害。

    這件事情,唐景澤等人是想到過的,於是沈未泱提了一點建議,讓唐景澤信任的人去宮門口守着。

    如果真的有叛軍襲來,兵臨城下,不用匯報,直接殺無赦!

    能跟太后混在一起的,能是什麼好人?

    這畢竟是大齊的事情,沈未泱一個外人不好說什麼,只能給點建議,用不用是他們的事情了。

    原本唐明忠覺得這件事情不太可能,但是唐景澤可不這麼覺得,太后的本事一般人還真學不來,所以同意了沈未泱的建議,讓護國將軍去了城門口守着。

    大殿上正雙方爭執這,護國將軍便提着劍一身血跡的走了進來,對着唐景澤行禮道:「君上,老臣不辱使命,叛軍全部殲滅,罪臣馬崇如何處置,還請君上明示。」

    太后直接跌倒在地,臉色慘白。

    叛軍……全部殲滅?完了,這下是全完了。

    「如何處置?先收押大牢。」唐景澤道。

    這馬崇也不是什麼好人,一定要等證據收集了才能下令。

    「是!」護國將軍道。

    「等一下。」唐景州連忙出聲,

    護國將軍轉過頭看向唐景州道:「三皇子可還是有什麼事?」

    「他們兩關一起!」唐景州指着地上的太后道。

    護國將軍一愣,轉而看向唐景澤。

    唐景澤自然明白自家弟弟是什麼意思,便點了點頭:「按着三皇子所說的做。」

    護國將軍點了點頭,領命下去了。

    ……

    這件事情算是告了一個段落,唐景澤也鬆了一口氣。

    唐景州

相鄰: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