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享閣 > 軍事小說 > 後漢長夜 > 第二百八十三章 談判

    測試廣告1梁禎沒有直接去跟張既說這件事,而是派人去輜重屯索要了一份「處事章程」,先是自己閱讀了一翻,這份章程共涉及二十五個大類,有一百四十多條,共計三千餘字。文師閣 m.wenshige.com

    裏面詳細地規定了每一種情況的應對之法,甚至連每一種情況的直接責任人都寫得一清二楚。換句話來說,只要這份章程能夠貫徹落實,張既每日所需處理的,便僅是一些特發且重大的事,比如軍需自燃,營地突遭襲擊,或是毀滅性的營嘯之類。

    梁禎將這份章程交給了董白,並問詢她的意見。

    「很詳盡,跟在牧場時的章程幾乎一樣。」這是董白的第一反應。

    梁禎點點頭:「那依你所見,如果我將制定這章程的人調離,這章程還能得到執行嗎?」

    董白肯定地點點頭:「章程的生效,是因為它能保證大多數人的利益。而且大夥都知道,不按它規定的去做,會給自己惹來許多麻煩。也就是說,只要你在軍士們心中的威望尚存,它就必然會得到執行。」

    「我知道,這個位置可以給誰了。」梁禎笑意吟吟地看着董白。

    董白眨了眨眼睛:「誰?」

    「你。」梁禎點了點董白的小鼻子,「當然,實際管事的,是輜重曲的副官。你呢,就好好積累經驗,等我們在并州有了立足之地後。家裏開支,就得倚靠你了。」

    梁禎知道,如果想要在并州立足,或者爭霸天下,就必須有足夠的錢糧,以聚集兵馬。而且,不僅僅是他任職的官府要有不斷的財源,他的家,也就是「梁府」,也得有大筆的錢帛收入,因為只有這樣,即便他在前線偶然失利,也能倚靠家財而再次迅速崛起。

    事實上,當年關東的諸侯之中,就有不少人是散盡家財起兵爭霸的。

    「好啊。」董白聽出了梁禎的言下之意,笑着應道。

    緊接着,梁禎命令張既為熊羆屯都尉,華雄則平調為護糧都尉。所謂護糧都尉,就是輜重曲的衛隊長官,這個官職雖然沒有熊羆屯都尉的銜頭好聽,但卻更為重要,畢竟,主帥若有閃失,或許還能通過推舉另一人頂替的方式而東山再起,可輜重一失,那就真的是回天乏術了。

    十多日後,大軍行進到河東郡的邊界。而大軍將至的消息,則早被沿途的行人搶先一步傳到了郡中,因此,河東郡上下,立刻如臨大敵。

    這是因為,河東郡的秩序,早在三年前牛輔戰敗之後,便已失控,郡中各縣,要麼靠當地的豪強出面苦苦維持,要麼索性敞開了門戶,供白波軍、南匈奴,各種盜匪團伙任意「參觀」。

    常言道,匪過如梳,兵過如篦。再加上董卓的西涼軍這幾年也沒少燒殺搶掠,名聲早已壞透。因此當聽說有個平北將軍率西涼軍兩萬,已經抵達河東郡邊界時,河東郡上下,又怎能不慌?

    當然慌亂歸慌亂,必要的「禮節」還是不能少的。而且不知是不是這兩年有名的世家大族被殺得太多的緣故,此番梁禎率軍來到河東郡邊境時,當地的大族,河東裴氏的族長裴茂,竟是親

    (本章未完,請翻頁)

    自來迎。

    「在下平北將軍、領太原太守梁禎,見過裴公。」梁禎客客氣氣地向裴茂行禮,以求在他心中落下一個好印象。因為,他不是李傕、郭汜之徒,並不想做縱兵劫掠這種竭澤而漁的事。

    因此,就必須討好當地的豪門,以獲取長久的軍需供應。

    「在下前尚書令,河東裴茂,見過將軍。」裴茂曾在靈帝期間歷任、縣令、太守,並在中平末年升任尚書令,但好景不長,沒多久就發生了十常侍亂政,袁紹盡誅宦官,董卓進京等一系列變故。裴茂覺得若繼續留在雒陽這個風暴中心,恐怕自身難保,於是就辭官還鄉。

    報名號時順帶郡望,既是當時士人的一種特權,也是彰顯他們與眾不同的地位的一種方法。

    「三年前,我曾跟隨牛將軍在河東與白波賊交戰,怎奈,當時軍力薄弱,未能肅清匪盜,安定河東。」梁禎說起了三年前的舊事,「如今禎既為平北將軍,自當平定白波、於夫羅等賊,以讓河東百姓安居樂業。不知裴公是否願意助我一臂之力?」

    這種一開口就搶佔道德制高點的話術,正是士人們所常用的,效果當然顯著,但卻十分容易得罪人。不過梁禎也顧不得這麼多,因為他的大軍在出發時,存糧就僅夠食用一月。而沿途本來可以為大軍提供補給的驛站,則早在董卓、李傕、郭汜

相鄰: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