測試廣告1就連邢夢瑤也癟癟嘴,這半年來大門山宗宗主言和,收了一位名叫何生的親傳弟子之事,在大門山內穿得沸沸揚揚,傳說中有的說何生是宗主言和的私生子,也有的說何生是初代宗主轉世,還有的說何生是從閻王路走進大門山宗的。墨子閣 www.mozige.com

    無論是哪一個傳言,都將何生形容得神乎其神,若不是這樣,又怎會被言和收為弟子呢?

    她自然也是聽說過何生的種種傳說的,並且在女孩的想像中,何生一定長得非常英俊帥氣的,哪裏是現在的沈何這般平庸模樣。

    邢夢瑤雖然對這沈何了解不多,但是通過與他的交談間,就知道這位沈大哥喜歡開玩笑,這應該也是他的玩笑話吧!

    蔣黑虎也皺了皺眉,在他看來這小子就是在戲弄自己,「兄弟,你這就沒意思了,我綠林宗被譽為四大宗門之下的第五宗門,勢力遍佈整個大門山,我跟你說句實在話,我看上你的本事了,若是你想在大門山混出名堂來的話,就跟我上綠林宗,我保證十年內將你升為我綠林宗長老。」

    聽到蔣黑虎這話,孫鶴等人都露出羨慕之色,他們在綠林宗待了好幾年了,可是半點都沒有升為長老的動靜,這小子居然如此輕易就得到二當家的擔保,要知道二當家乃是大當家的親弟弟,他這話基本也就代表了大當家的意思了。

    蔣黑虎當然不會那麼好心,他只不過想不費力的將何生騙上綠林宗,得到他的功法而已,只要自己得到這人功法,就是將他一腳踢開又如何。

    邢夢瑤有些急了,若是沈何真的答應蔣黑虎的條件,那麼他也就成了綠林宗的一員,鐵定就不會為了自己出頭了,雖然她現在也不怎麼看好何生,可仍舊有那麼一絲希望,就像是掉下懸崖的人,就算是懸崖上的一株草,命懸一線之際也會毫不猶豫的抓住。

    這時,無論一眾綠林宗小弟,還是蔣黑虎都以為何生會答應,畢竟看穿着何生也就是一個挑大糞的農夫而已,一個長老的位置擺在面前,他如何不心動呢?

    而且若是當面拒絕蔣黑虎,稍微有點腦子的人都知道蔣黑虎是不會善罷甘休的,綠林宗二當家的怒火,又怎是他一個農夫擔當得起的。

    然而眾人都失望了,只聽何生意興闌珊道「一個綠林宗破長老有什麼意思,即便是你綠林宗請我做大當家,我也瞧不上眼。」

    「什麼?小子,你這是在找死!」

    「是啊!二當家,你別跟他費話了,讓兄弟們一起上乾死他。」

    孫鶴還在為剛才被何生震飛而耿耿於懷,這何生拒絕二當家的邀請,正是他想要看到的,若真被他上綠林宗做了長老,自己哪裏還有機會報復他呢?

    蔣黑虎也是大為惱怒,索性也不再裝了,「哼哼,小子,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罰酒,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小的們上吧!記住打斷他四肢就行,我要將他帶上綠林宗好好折磨。」

    「是!」幾個綠林宗小弟皆是摩拳擦掌,他們也都看得出來這小子只是天象二階的修為,剛剛也不過就是憑着那門防禦力極強的功法,僥倖抵擋住了孫鶴的攻擊而已。

    自己這邊有五六個天象二階的人,若是一哄而上他那門功法就是再強悍,只怕也抵擋不了多久,想到這,幾個綠林宗小弟紛紛祭出自己最強的功法,向何生襲殺而去。

    有的聚力成拳,拳頭暴漲數倍在拳頭上更是形成一團紅火色的火焰,這是綠林宗的一門低階功法爆炎拳,有的腳下用力一瞪,憑空躍起,在空中連環踢出數腳,腳上充盈着形似砍刀的刀芒,而且每踢一腳他腳上的刀芒便見長一分,等到逼近何生之時他腳上的刀芒,已經接近一米餘長了。

    還有一人似乎修煉一門道宗功法,只見他粘指做印,口中念念有詞,圍繞在何生方圓一米範圍內的碎石子和樹葉盡皆飄起,形成無數個隨時可以激射而出的暗器,最後一人手握兩把匕首,若是仔細去看在他口中還含着一把小型匕首,這人沒有幾人那般耀眼奪目的功法,只是他身手極快,在他和何生相距的十數米的一條直線上,他一路掠去,在空氣中留下一道道殘影。

    這人也是最先接觸到何生的,只見他手中匕首運轉如風,口中那把匕首猶如蠍子的尾巴一般,等待着何生的破綻,伺機而動。

    此時,何生並沒有運起金鐘罩,而是撿起那根剛剛烤肉用的木棍和這人對打起來,何生曾經跟隨青岩桐學過槍術,這棍棒雖然只是普通的木棍,但在氣勁的加持下,也堪比一根鐵棒了,即便這木棒沒有槍

半夏經典小說:都市巔峰龍帥鍾良林婉月  豪門天醫何生秦靜  頂級神醫何生秦靜  仙醫狂徒  霸劍聖尊  
相鄰: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