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享閣 > 玄幻小說 > 有女不歸 > 第198章 素塵有點不正常

    縱然和麻兀有三次交手,但南風還是不得不驚嘆於他強大的怨力。讀字閣 www.duzige.com麻兀的反應如此迅速,能準確地接住蒼泓真人和從蒙真尊聯手劈過來的仙法,且在人數十分不佔優勢的情況下,還可以堅挺很久而不落下風。他到底是怎樣的恐怖存在啊!

    就是和他交手的兩位仙者,也暗自嘆服一番,心頭不覺一顫。

    不只是麻兀,麻兀的兩個侏儒手下也並不弱,不會因為突如其來的偷襲而亂了分寸,給主人添亂。相反,他們暫時放棄了焚燒皇后屍體的任務,左右配合,穩穩地拖住了試圖查看素塵情況的陌瑀仙尊——那位美麗的仙者陌瑀仙尊,正是被麻兀殺掉的不歸境二弟子陌宇真尊的妻子。

    便有不歸境的人尋了機會,將皇后的屍身重新安放回棺槨里,念了幾句法咒,將她的靈魂妥帖地封印在裏面。

    在皇陵里狼奔豕突的怨氣,終於逐漸消弭,最終消散在夜色里。

    祭台周圍戰得正酣,恰給了南風一個解救素塵的機會。

    正如當初西洲料想的,破舊的、散發着輕微屍臭味的薄皮棺材裏,靜靜地躺着一身白衣、閉着鳳目的素塵。

    此時的素塵與往日沒有太多不同,只是衣服帶了灰塵、有了褶皺,一向工整的頭髮,被睡得凌亂。

    「師父!」南風扒着棺材邊沿喊着。

    素塵一動不動。

    南風慌了神,喊:「素塵!」

    素塵依然沒有任何反應。

    南風急了,伸出手想要拉素塵出來,誰知道還沒有觸碰到他,就被一個看不見的氣流彈了回來,隨即,素塵手上的玉魂扇,發出幽微的藍色的光亮。

    南風被西洲搶進懷裏,既驚且憂的情緒半晌不能平復。

    西洲抱着南風,皺着眉,說:「你師父怕是被什麼結界困住了。」

    「困住了?」

    西洲仔細觀察片刻,肯定地說:「是夢,而且是噩夢。」

    「你怎麼知道?」南風脫口問道,隨即,她後悔了。西洲被迫在麻兀身邊那麼久,被麻兀折磨了那麼久,有什麼骯髒冷酷的術法是沒有見過的?

    想到這一點,南風趕忙換了問題:「我其實是想問,怎麼才能解開這個夢?」

    「我沒有辦法。這個術法很霸道……」

    南風本就不想讓西洲為此涉險,聽西洲這麼說,反倒鬆了一口氣。

    雖然做惡鬼已經一百多年,雖然從沉睡中醒來也已經有近兩個月的時間,可南風對於術法和結界,依然一竅不通。

    無知便無畏,所以南風將自己的手掌伸向棺材。

    或許是感受到了封印在素塵身上的結界有了明顯的波動,漸漸處於劣勢的麻兀突然從戰局裏抽出身來,轉而殺向南風。他心裏是非常懊惱和痛恨的,他沒想到一個忘記了前塵過往的人人喊打的手無縛雞之力的黃毛丫頭,竟然陰差陽錯壞了他的大事,早知道就不該留着她,哪怕是當年赫連衣用肉身和他交易,懇求他留下南風的命。

    手上攢足了怨氣,惡狠狠地向南風殺過來。

    身為有上千年道行的蒼泓真人和從蒙真尊竟來不及追擊麻兀而救援南風——當然,他們也沒有救援的想法——眼看南風就要成為麻兀排解憤恨的對象。

    西洲的反應遠遠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

    只見一向溫和、病弱的他突然從胸口拔出那根鎖魂釘,帶着沙啞的嘶吼,奮不顧身地迎上了麻兀的致命一掌。

    「西洲!」南風大喊。雖然早有準備,雖然早就明白西洲會用盡生命的力量保護她的安全,但如此不顧一切的舉動,還是讓南風心疼和恐懼。

    就在那一刻,南風忽然意識到,西洲現在刺向的那副身軀,其實在一百多年前,是屬於西洲自己的。西洲在用最決然的姿態,毀滅自己的肉身。

    這比親手毀掉自己的骨肉孩兒,並不能輕鬆多少吧。

    二人觸碰在了一起,一霎時,卷着肆虐的怨氣的陰風在他們中間轟開,以拔山倒樹的氣勢炸出一朵巨大的黑色的花,這朵花卻一點也不柔美,反倒把人們擊打的東倒西歪,站立不穩。

    顯然,麻兀是無法用怨氣與鎖魂釘抗衡的,想着這東西是當初他親手埋進西洲體內的,麻兀氣笑了,罵道:「沒成想你是條餵不熟的狗,現在轉過頭來咬我!好,反正沒了鎖魂釘,你的肉身也保不住了,不如我現在就取了你的魂魄。你的魂魄被我鎖了一百多

酒澀飛香經典小說:幾度江山,幾顧飛花  醉酒長安  妾乃狀元郎  
相鄰:最強行長 玉之章章 無限武者道 重生八零甜蜜軍婚 道門振興系統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