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享閣 > 軍事小說 > 貞觀國祚 > 第三百五十三章 扶風竇氏

    蕭冉忽然亮傢伙,把所有人都嚇了一跳,就連一直穩如磐石的李孝恭他們也坐不住了,真要讓蕭冉當眾殺了竇德遠,那可是天大的罪過!

    「蕭冉不可!」

    「蕭候慎之!」

    除了那一幫看熱鬧不嫌事大的發改委少年,其餘人等幾乎都出言相勸,生怕蕭冉因一時之氣,就把竇德遠給宰了!

    蕭冉疑惑的看向眾人,裝作不解道:

    「本侯殺個賊人而已,你們為何如此激動?」

    竇德明連忙將還在痛哼的胞弟護在身後,氣勢洶洶的呵斥道:

    「誰給你的膽子敢當眾殺害朝廷命官?!」

    「朝廷命官?」蕭冉哈哈一笑,用劍指着躺在地上的竇德遠說道:

    「這種覬覦他人妻妾的奸人怎麼可能是朝廷命官?欺本侯年少嗎?!」

    蕭冉當眾指鹿為馬羞辱竇德遠,竇氏眾人無不氣得渾身發抖,隨即有人厲聲反駁道:

    「我叔乃是陛下親封的施州刺史,如何不是朝廷命官!?」

    蕭冉聞言故作驚訝的說道:

    「還真是個當官的?那你們呢?都是當官的?」

    竇氏眾人以為蕭冉害怕了,一個個挨着報起了自己的官名,扶風竇氏果然名不虛傳,就這群人當中就有三四個刺史,更不要說還有一大票別駕司馬。文師閣 www.wenshige.com

    「原來真是朝廷命官啊,失敬,失敬。」蕭冉假意的拱拱手,客氣了一下,旋即勃然大怒:

    「當本侯是傻子麼?刺史無令不得入京,眼下既非元日也非稅期,你們說你們是刺史就是刺史?竟敢冒充朝廷官員?來人!將這一群無法無天之徒給本侯拿下!」

    蕭冉的話讓一群人都傻了眼,刺史沒有皇帝和吏部召令是不能擅自進京的,違者按律當斬,雖然這一條規定對世家大族沒有什麼威懾力,可畢竟也是寫進了唐律的。

    情勢反轉,一下子拿住竇家把柄,讓李績等人也暗暗點頭,認為蕭冉腦袋瓜子果然不錯,不知不覺就挖了個坑等竇家來跳,這回該輪到竇家進退兩難了吧?

    的確,竇德明現在就是這種心理,承認了吧那就違反了律法,不承認吧,說不定要被這口出狂言的小子給當成賊人抓起來。

    乘勝追擊這種事情蕭冉自然不會放過,又冷哼道:

    「剛才你們說本侯府上有竇家的不肖子孫?莫非是眼花了不成?本侯府上只有姓蕭的,可沒姓竇的!」

    出嫁從夫姓,這也說得過去,但竇德明心中明白,只要自己承認蕭家沒有姓竇的,那便是默認了竇瑤與蕭冉成婚的事實,到時候再想把場子找回來就難上加難了,可若是矢口否認,光刺史偷偷離任這一關,恐怕就絕難善了…

    老頭子在心中埋怨起竇靜來,派人送信說明原委之後,至今都不見蹤跡,害得老夫領着族人現如今進退兩難!

    不過事情總有變數,也許是見不得竇家一群老傢伙被一個小輩咄咄相逼,又或者是本來就看不慣蕭冉的行事作風,高士廉驀然開口道:

    「吏部的確召了幾州刺史回京述職!因此這幾位州官算不得違反律令。」

    高士廉的話讓所有人都愣住了,獨孤彥雲更是一臉反感的瞪着老傢伙,那模樣活像恨不得衝上前猛扇高士廉耳光。

    蕭冉則怔怔出神,高士廉這個老梆子居然關鍵時刻擺自己一道,這種事情只要自己不是吏部的,就無法查證,哪怕本來沒有這回事,但目下身為吏部天官的高士廉都開口了,想必立刻造幾份述職文書也不是什麼難事!

    「鄭公,看見了吧,這就是官官相護的下場,且不說今日竇家為什麼來此大鬧,你我為官多年,可有聽說在秋收時節召州官述職的先例?」

    杜如晦的話,讓魏徵立刻陷入了沉思。

    而有了強力後援相助的竇氏眾人,瞬間又跟打了雞血似的:

    「蕭冉,你還有何話說?身為侯爵竟擄掠他人妻女,你有何顏面在此大放厥詞!?」

    蕭冉怒極反笑:

    「擄掠他人妻女?你哪只狗眼看見本侯擄掠他人妻女了?你婆娘不是在家好好的?」

    老於世故的竇德明認為蕭冉惱羞成怒口不擇言了,淡淡一笑繼續激道:

    「怎的?敢做不敢當?」

    牛進達暗叫不好,生怕蕭冉上了這老頭子的惡當,連忙出言幫腔道:

    「說你瞎了

相鄰:本王要退役 變身少女的日常 花田空間:農門長姐俏當家 重生之千年密探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