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享閣 > 玄幻小說 > 妖臨川 > 第二百三十一章 坦言

    聽到白梨的話,雲翳仙人臉上慈愛的笑頓時僵住了。愛字閣 www.aizige.com

    「你……」雲翳仙人努力穩定自己面上的情緒,「你見到鶴淵了?」

    再確定一次,自己沒有聽錯,白梨真的是說,她見到了鶴淵。

    「嗯,」白梨明確地應下,「是在還沒有到魚骨崖的時候,在嵐仙嶺那一塊遇到的,他說,他找了我很久。」

    雲翳仙人面上不顯,實則後背已經出了一陣陣的冷汗「那他,都與你說了什麼?」

    雲翳仙人的緊張自己以為掩藏得很好,但是其實已經知曉一切的白梨,將他每一個輕微的表情都看得清清楚楚。

    這些表情不會騙人,不過白梨也已經明白,這些蘇越早就與她坦白過的事,就是真相。

    白梨望着自己師父的臉,眼睛都不曾眨一下,輕緩地說道「鶴淵告訴我,是您剔除了我的記憶。所有當年發生的事,他和蘇越也全部都告訴我了。」

    雲翳仙人面上的表情已經控制不住,開始微微顫抖「蘇,蘇越也與你說了?」

    白梨點了點頭,垂下眼眸去。

    雲翳仙人並沒有否認——意料之中的事。

    「鶴淵與蘇越都給我看了他們魔靈中的記憶,蘇越的更完整一些。」

    白梨沒有抬頭看雲翳仙人,將事情的來龍去脈,全部與自己的師父一口氣說完了。

    等說完這一切,白梨也沒有勇氣抬頭去看自己的師父。

    她實在是不知道,該怎麼面對自己的師父。

    「小白……」許久,雲翳仙人終於開了口,聲音中有濃濃的歉意和愧疚,也有無奈,「當年的事,師父一直瞞着你,也確實是有苦衷……」

    雲翳仙人自己說着,都說不下去了。

    當年的事確實有苦衷,可是剔除白梨記憶的人確實是他,一直以來主張騙白梨、瞞白梨的人也是他。

    即便有什麼苦衷,傷害已經完成,無法挽回了。

    白梨伸手拍了拍自己師父的胳膊,卻什麼都沒說。

    師徒二人相對無言,只這般靜靜地坐着。

    許久,雲翳仙人抬起頭來,問道「你方才說,鶴淵……曾握着你的手,問你是否感受到你們二人之間的聯繫,隨即你的妖靈說了一句『是他』,便再也沒有聲響了。是嗎?」

    白梨點了點頭,回答道「不僅沒有再主動與我說話,連我叫它,它也不曾再理過我。」

    雲翳仙人沉吟了片刻,又問道「那蘇越可知道這是為何?」

    白梨這次搖了搖頭,回答道「蘇越也只是猜測,說也許是因為鶴淵知道該如何讓我的妖靈不說話,具體是怎麼一回事,他也並不清楚。」

    雲翳仙人喃喃地應下,這個情況別說蘇越,連他活了這麼多年,也並不知道這一些。

    白梨抿了抿唇,猶豫了一番,還是開口輕聲問道「師父,徒兒還想問您一個事兒。」

    雲翳仙人聽她語氣中依舊恭敬,一如往常,心中就如被扎了匕首一般疼。

    自己對她做了那麼多事,騙她瞞她,可這個孩子即便知道了一切真相,卻還是願意稱他一句師父。

    「你說。」雲翳仙人忙不迭地點頭。

    白梨思索了一番,這才小心翼翼地問道「蘇越與我說,鶴淵很久很久以前,是您的徒弟?」

    雲翳仙人一愣,稍微一琢磨就明白了過來。

    蘇越擁有鶴淵的魔靈,自然也繼承了他全部的記憶。

    無論是為魔之後的,還是遠在他少時的一切。

    自己與鶴淵的淵源,蘇越也已經盡數告訴了白梨。

    「是,」雲翳仙人承認了下來,「還在他是個孩子的時候,就跟着我學醫了。」

    雲翳仙人雖然說得磕磕絆絆,但是與蘇越和她說的一切都一模一樣。

    至少在這件事上,雲翳仙人和蘇越並沒有串通的機會。

    而且往常雲翳仙人若有什麼想瞞白梨的,總會結結巴巴,說不清楚。

    這一回雲翳仙人的磕絆,一半是因為對過去的羞於開口,一半也是自己已經將這段記憶塵封許久,不那麼清晰了。

    「那時的鶴淵,還是個孩子罷了,」雲翳仙人說着說着,就嘆了口氣,「我以為男孩子家的,小時候淘氣胡鬧,只惦記着打打殺殺不是什麼要緊事,卻不知最終會釀成這般大禍。」

    

貓燈燈經典小說:卿如春風來  
相鄰:夢裡有男神:一千零一個諾言 紈絝皇子:盛寵囂張嫡女 我被養成了 女仙哪裡來 戀戀於心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