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享閣 > 玄幻小說 > 夜燼天下 > 第四百一十五章:末路

    明溪微笑着甩開他的臉,這麼輕飄飄的一句話就將眼下局勢悄然逆轉,高瞻平緊咬牙關,他身邊少了一個人?他身邊最常見的人無非就是有斷袖傳聞的蕭奕白,要麼就是鏡閣之主公孫晏,還有……還有就是曾經暗部的秘密統領,後來出賣他叔叔,一躍成為新帝身邊炙手可熱的紅人——朱厭。筆神閣 m.bishenge。com

    朱厭,想到這個名字,高瞻平不由一陣惡寒,朱厭原本沒有名字,他是叔叔從眾多試體中挑選出來的,編號三十三,後來為了暗中監視風四娘,藉由靖城趙雅之手轉交給了帝都曳樂閣的蘭媽媽,隨便取了個花名叫「阿政」,之後便一直是個小有名氣的男寵,深得貴婦喜愛。

    他和風四娘之間似乎也還有着一段風流往事,在風四娘意外身死之後,太守公被暗殺,首級懸掛於叔叔府邸大院銀杏樹下,蕭閣主也正是以此為藉口,徹底將岌岌可危的叔叔逼死在自己家中。

    樹倒猢猻散,那一夜就是三權貴之一,手握禁軍大權的高家垮台的初始。

    那時候的叔叔本不該孤立無援,因為阿政就在天域城內,他本來還在疑惑為何這個人沒有出手援助,直到不久之後,阿政得到御賜的新名字「朱厭」,公然站到了新帝身邊。

    他終於恍然大悟,是這個人的背叛導致叔叔敗北。

    朱厭,陽川就有以朱厭命名的軍閣分團,它原本是出自中原神話《山海經》,據說是如此描述:「有獸焉,其狀如猿,而白首赤足,名曰朱厭,見則大兵。」

    若是單從字面意思去理解,這個名字顯然是不吉利的,任何掌權者都會祈求風調雨順、國泰民安,而不是見則大兵,然而天尊帝不僅給了他這個名字,甚至還將他留在了身邊。

    那個人……去哪了?他不是應該守在天尊帝身邊嗎?

    明溪已經無聲無息回到最開始的位置上,他的指尖撲扇着一隻幽綠色的半透明蝴蝶,那種詭異的色澤一下子就吸引了高瞻平的目光,情不自禁想起一些事情,其實在叔叔被刻意孤立之時,身處陽川來不及趕回的他曾暗中命人打探過當時的情況,據探子回報,總督府不僅守衛被撤換成天尊帝的親信,外圍一直有神秘的術法如影隨影,只要他們的人稍微靠近一些,就會遇上這種擴散着綠光的蝴蝶,不知到底是什麼人在暗中斡旋,他們始終無法靠近叔叔給予支援。

    直到叔叔被蕭閣主斬殺於劍下,一代高官權臣轟然隕落,帝都政權悄然發生驚天動地的變化,身在帝位的天尊帝閉口不言,文武百官也不敢擅自揣摩,這本該掀起巨浪的大事,就那麼在帝王刻意的沉默中被無聲掩埋。

    一手遮天……失去叔叔庇護的他,終於知道什麼才叫真正的一手遮天,就好像當年的皇太子一己之力壓下天征府滅門案,又好像之後的天尊帝無聲無息讓叔叔黯然死去。

    潮起潮落,政權的更迭看似波瀾不驚,實則暗潮洶湧,危機四伏。

    許久,明溪慢慢淡淡的開口,打斷他複雜悠遠的回憶,微笑問道:「你猜他去哪裏了?」

    高瞻平聽到此話,心下便微微一沉,似有所覺,眉頭緊皺,蠱蟲的感知距離其實是有限的,否則當時的叔叔不至於只能依靠身在帝都城的朱厭,而現在他完全感受不到妻子孩子身上蠱蟲的氣息,究竟是已經平安出海超過了極限範圍,還是明溪出爾反爾,根本沒打算放他們母子離開?

    出爾反爾?腦中想起這四個字的同時,高瞻平豁然抬頭望向明溪,帝王的神色沉鬱,眼底隱隱含了一分怒氣,綠油油的蝴蝶騰空飛起,翅膀的流光鋪成一面神奇的鏡子,就在他疑惑之際,只見鏡中的景象恍恍惚惚,豁然間有蔚藍的天空映入眼帘,伴隨着海潮起伏的巨大聲響,一隻手默默扭動鏡面,朱厭那張陰柔含笑的臉頰不合時宜的出現在鏡中,在瞥見自己的一瞬有些許震驚,但他立即就鎮定下來,往後退了一步,遠遠對着自己的君主俯首作揖。

    高瞻平驚得呼吸頓停,朱厭雖是雲淡風輕的笑着,但一身白衣染血,手握的是權力的象徵,那柄銀色的媧皇劍!而在他的身後不遠處,妻子倒在甲板上,從腹部被人一劍砍斷,兒子蜷縮在角落裏,早就被嚇的失魂落魄,一雙眼睛劇烈的顫抖,癱軟在地上如爛泥一般動彈不得。

    「你……」瞬間就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情,高瞻平憤怒的瞪向明溪,「你食言!你騙我!」

    此刻的明溪,是和朱厭如出一轍的淡笑,隨手揮了揮衣袖,做了個停止的手勢,朱厭順從的往旁邊挪了一步,靠在甲板上等候。

 

相鄰:戳神戰聖 江山破陣圖 超神學院之葛小倫和彥 重生八零農村媳 妖孽狂兵 
語言選擇